买平特肖的概率|平特肖复式6连肖
荊州市沙市區人民政府
沙市美景

《沙市地名故事》序

來源:區政府辦,被閱讀2619次,日期:2018-05-23【打印】【關閉窗口
  

全國第二次地名普查,細致深入,挖掘出了很多地名故事和地名文化。而此前諸多《地名志》對于一些名勝、景點及自然村的介紹都僅為一句話:“因姓氏集居而得名。”在地名普查成果轉化時,回望,通覽,思考,覺得沙市地名和本書其實就是一部博大精深的地名文化,豐富多彩,趣味橫溢。

本書不是供研究考證而查找的《地名志》或《地名辭典》,而是可以擺在街道社區和鄉鎮村組圖書室供大眾閱讀的普及性文化讀本。

沙市得名歷史久遠。公元前689年楚文王遷都于郢后,沙市即為其外港,初名津或江津。漢至西晉易名津鄉。東晉至隋復名江津。唐代,始改稱沙頭、沙頭市,簡稱沙市。宋代始稱沙市為鎮,號為“三楚名鎮,通南北諸省,賈客云集,蜀舟吳船必經于此”。明代沙市頗為繁榮。清代沙市先后稱沙市鎮、沙市巡司、沙市訊。甲午戰爭之后,沙市被迫辟為通商口岸。民國時期,沙市仍稱沙市鎮或沙市訊。1949年7月,沙市解放,從江陵縣劃出。

沙市地名歷史印跡鮮明。民間傳說“便河橋”原為方便卞和而修,因為他為獻玉被砍斷了腿。“春秋閣”是用以紀念關羽夜讀《春秋》的原山陜會館之古戲臺。“迎禧街”是劉備東吳招親娶孫夫人回荊州時,諸葛亮張燈結彩率文武百官列隊歡迎之地,有三國文化印跡。“勝利街”是慶祝祖國解放。等等,都有鮮明而深刻的歷史時代印跡。

沙市地名里所包含的傳達給人們的,都是溫馨、和諧、團結、向善的正能量。即使是像杜甫在沙市完全是寄人籬下,強顏歡笑,賦閑多年,囊中羞澀,但沙市人民熱愛他,以他命名“杜甫巷”,還產生了后來“豆腐巷”之類的笑話,有趣呀!再像郊區的什么“老臺”“新臺”“老場”“新場”“三房臺”等,都是族人兄弟之間比拼的結果,哪一個名字不顯示出、不閃耀著樂觀向上、奮斗拼搏的樂趣和光輝呢?

沙市地名文化味濃郁。人民尊重文化,崇尚文化,青蓮巷、杜工部巷就是最好的見證。雖然沒有考證到確切的命名時間,但它一直存在著,流傳至今,可見李白、杜甫當年在沙市活動時間之長,影響之大,受歡迎程度之深;也說明沙市人的文化底蘊之深厚,早已成為詩的肥沃土壤。

沙市地名具有人民性。周梁玉橋是為紀念修橋的工匠師傅。豉湖的命名,緣于東漢末年沙市豆豉老板徐母捐贈家財做善事,因其沒有后人,請官府保護她的墳地不被亂挖。荊州牧劉表很感動,也很慷慨,索性把一個她取水的湖命名為“豉湖”。為尊重歷史文化,為傳承和弘揚地名文化所包含的激勵性的正能量,又接連派生命名豉湖渠、豉湖路。現在全國規范地名,明文規定不能以人名和企業命名,而“豉湖”可能是中國史上最早以企業命名的。還有岑河“王跛子口”,是紀念為救學生而犧牲生命的王跛子先生。這些地名,都為平民而命,用以表彰先進,激勵他人,鼓勵后人,見賢思齊。

沙市地名具有激勵性。太岳路、太師淵,是為紀念張居正。中山路紀念孫中山。都用以樹立偉人形象,激勵他人,鼓勵后人,樹立遠大理想,造福于民。

沙市地名具有包容性。個人,城市,乃至國家都要具有包容性。美國有“唐人街”,上海有南京路、荊州路、沙市路。沙市也有山陜會館、寧波會館等。沙市之所以成為三楚名鎮,享有“小漢口”之稱,商業繁榮乃重要原因。單說九十埠,即今勝利街,商鋪林立。清人劉獻廷在《廣陽雜記》中,曾稱明末時期的沙市曾經為“列巷九十九條,每行占一巷”,堪與京師(今北京)、姑蘇(今蘇州)相媲美。這些商業也并非政府導引,而是“堂”和“會館”起了助推作用。外來商會館如山陜、豫章、新安、金陵、晴川、中州、孤厐等等,為沙市的輝煌作出了很大貢獻。

沙市地名是水文化總和。沙市因“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興”,是楚地威尼斯。有人甚至說,沙市像船形,就像停靠在江邊的一艘巨大的船,文星樓就是它的桅桿,時刻航行在歷史的進程中,駛向詩與遠方。

市區內,河渠縱橫交錯,淵湖星羅棋布。郊區幾乎全是因水命名的自然村莊,如:臺、垸、堤、嶺、灣、口、岸、渠、坡、港、洋、橋等。“臺”是挖土填堆而成,用來防水患的。家家戶戶填臺基,就形成了大的村莊,如:肖家臺、楊家臺等。有些創立村莊的人聰明,他第一戶就選擇地勢稍高一點的堤、嶺、坡,就不用填臺基了。有些實在沒有高地,填了臺基還有危險,那就用土挽一個高高的垸子,即圍堤,且水漲堤高,把村莊圍在垸子里,像一個大搖籃。人們自發地防洪、排澇、抗旱、行路、通航等,這可以追溯到楚莊王時楚令尹開“云夢通渠”,同時主張“堤防湖浦,收九澤之利”。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荊楚自古多水,今人叫水窩子、水袋子,于是就有很多水口子。在人水之爭中,“江山多勝跡,風騷貫古今”,留下了一道道亮麗的人文風景線,如唐代觀音磯、明代萬壽塔等等。

荊楚的千里沃土奠定了楚莊王稱雄爭霸問鼎中原的基石,產生了可與古希臘文化媲美的楚文化。《周易》說“潤萬物者莫潤乎水”,“上善若水”,荊州水文化孕育了楚文化,又滋養了三國文化、岑河三相文化、岑參文化、居正文化等等。

了解一下地名文化,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腳下竟這般神奇美好,我們家鄉的人文歷史竟這般厚重,我們的祖先竟這般智慧能干。

本書作者眾多,都是沙市文化前輩。他們有的擅長文字,有的精于史地,有的文史兼長。他們熱愛沙市,關注沙市,研究沙市。這本書,是他們獻給沙市的心血成果,成為我們的精神食糧,我們衷心地感謝他們。

《人民日報》曾發文說《地名是游子回家的路》。不管你走到或是漂流到天涯海角,可一站在沙市任意一塊路牌下,你就會有一種回家的溫馨感覺。

歷史發展一日千里,有些街巷村莊如今已不復存在了;但地名永在,地名故事永在,那么,鄉愁就永在,美好就永在了。我們要用好地名趣事這本書,讓鄉人口口相傳,講給后人聽;讓導游津津樂道,講給游客聽——讓更多人感受到家鄉的美好!這樣,才能凝聚沙市力量,匯聚沙市智慧,齊聚沙市夢想,奔向中華民族的“夢與遠方”。

(作者系沙市區人民政府區長 黃勇)


买平特肖的概率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八大胜国际开户 mg 线上娱乐 上海时时票网 最新捕鱼游戏手机版 麻将规则 北京pk10哪种最稳 3d福彩网上购买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排列三两码最大遗漏